面对刚刚开始的这个漫长假期,徐骏敏作了一个决定。“我今年不准备度假了,请个私人教练,我就在家练一个冬天。”

  请私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尤其申鑫还欠着他今年的薪水。“你现在付出了,以后就能得到更多。踢球也好,做人也好,不能光看眼前的。”

  又一年的中甲联赛前阵子落下帷幕,内忧外患中的申鑫最终以积分榜倒数第一的身份跌入了中乙,而明年的中乙赛场上是否能见到这支球队,现在存着很大的疑问。

  作为队里的头号球星,徐骏敏在30场联赛中出场28次,打入8球,在出场时间和进球两项数据上都是全队第一。他固然没能凭一己之力扭转申鑫直驱断港绝潢的命运,但在球队两年,徐骏敏自问并非全无收获。他在这里找回了对于一名球员也许是最重要的东西——自信,这是他在申花最后一年失去的。

  他是第一代享受足协U23政策的球员,回顾那一年,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,也是不幸的。幸运之处在于无端天赐良机,不幸之处在于,面对这样的机会,自己的心态却崩坏了。

 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,他想回到2017年,“再试一次。这一次,我在球场上一定会像狗一样奔跑,像傻子一样不管不顾。”

  那一刻,他的担忧超过了憧憬

  他后来承认,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,自己心里的担忧超过了憧憬,超过了一切。

  消息是2017年年初传来的,申花当时在冲绳拉练。这天球队放假,一辆大巴将队员送到了当地的奥特莱斯。足协一纸关于U23政策的通知发布时,徐骏敏正在和队友逛店吃豚骨拉面。回酒店路上,大家就起哄,说小徐这次机会来了,得赶紧和俱乐部要求加薪。他的表情木木的,勉强笑了笑。

  后来当人们回忆起这个只在申花一队短暂呆了两年的年轻人时,眼前就浮现出那张脸——明明生得很机灵,然而表情却是木木的,很不和谐。那辆大巴上还有这年冬天刚刚重回申花的毛剑卿,小毛的神情有些黯淡——和徐骏敏一样,他也是右前卫。

  “说实话,我当时担心的成分更多一些。所以你们看到的我表现得很冷静,我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机会冲昏头脑,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。我当时想得更多的是,这件事即将给自己造成的压力。”压力早在赛季开始前就到来了,突然之间,徐骏敏发现自己成了媒体追逐的那个人。摄像机对准他,话筒对准他,他的一举一动被观察并记录下来。新闻官马悦几乎是手把手教他如何应对采访,他把自己该说的话都背下来。

专访徐骏敏:离开申花才明白的事 输2-9想找洞钻

  2017年,他联赛首发14场,多数场次只有不到20分钟的出场时间。“这一年我踢了两场好球,第一场主场4比0赢江苏,后来客场踢国安。没了,就这两场。”比赛时,他总是从10分钟之后开始忐忑,不知道场边第四官员手中的电子换人牌什么时候就举起来。“第二场主场踢天津权健,20分钟给我换下去了。那场我踢得真挺好的,还穿了个帕托的裆。从那时候开始,心态就崩了。害怕了你知道吗?害怕自己一个失误会被老大哥们骂,会被换下去。不能出现失误,但是要不失误就意味着踢卫生球,那你的灵气就全没了。教练会觉得你在场上没有什么作用,还是会把你换下去。两难,确实。”

  现在看U23政策,其实很像一面镜子,这面镜子忠实照出了每个人的天*性*。有些天生大心脏的就抓住了机会,比如韦世豪;有的人患得患失就注定了失败,比如徐骏敏。

  徐骏敏是幸运星俱乐部培养的球员,申思、祁宏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。他们知道他的潜力,但也更清楚阻碍他潜力得到充分发掘的最大因素——*性*格。申思说,一名球员有没有魄力,能不能成大器都是天生的。他一直拿卡纳瓦罗当年在那不勒斯初出茅庐时就敢于在训练中对抗、放铲马拉多纳为例来教育徐骏敏,“不要害怕被老队员训,你要尊重他们,但不代表要对他们唯唯诺诺。去和他们对抗,在他们面前表现自己,这样才能获得他们的尊重。”

  “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”

  徐骏敏对于申思的一个手势印象尤其深刻,那是一个举起右手胳膊往后甩的手势,表达了一种“我不在乎”的意思。

  那年申思刚进上海队,不到20岁,训练里敢带球敢过人。刚开始有老队员感到不爽,于是索*性*中断训练,站在球场上指着他骂。他当时就做了那样一个手势,“你骂我,我就过你,盯着你过。”很快,他用自己的实力说话,赢得了老队员们的尊重。他告诉徐骏敏,挨老大哥骂的时候他也要这样无所谓地甩甩胳膊,把一切抛到脑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