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蜗牛看封神第4期)

文/牵着蜗牛散步

记得刚出校门时,特别喜欢看封神,但有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:人人都知道女娲是人类始祖,地球上的人都是她创造出来的,是人族共同的母亲,并且比纣王大几千岁,可纣王公然调戏她,还在墙上写淫诗。

这不仅是怪癖,而且是乱伦,难道纣王疯了?
如果纣王真是个混蛋也还说得通,在女娲搞他之前,他励精图治,平定四海,把商汤建得固若金汤。怎么突然就发疯,对人类的妈妈大不敬?
这转变,太让人看不懂了。
更让人奇怪的是,女娲法力那么强大,看到纣王耍流氓,为何不直接将他搞死,却派一个狐狸精去迷惑他,还让那么多人陪葬?这是一个人类始祖的作派吗?
直到重读了历史,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我们先来看,纣王是如何对女娲写淫诗的。
话说有一个春天,纣王开早班会,对众股东道:有事说话,没事散会。
宰相商容举手出列:明日乃三月十五日,女娲娘娘圣诞之辰,请陛下驾临女娲宫降香。
纣王问:“女娲有何功德,朕轻万乘而往降香?”
商容奏曰:“女娲娘娘乃上古神女,生有圣德。”然后啪啦啪啦将女娲补天事迹吹嘘了一通。
纣王道:既然她那么厉害,那就去进香吧。
之后,以纣王为首的进香团就来到了女娲宫。刚开始,还是很严肃的,纣王也恭恭敬敬上了香。坏就坏在一阵风吹来,卷起幔帐,露出女娲雕像,纣王一下看直了眼,心想,我虽然有那么多老婆,可与这雕像相比,没有一个拿得出手。
一个石像就让纣王如此动心,甚至比掉了一千多个活生生的美女,的确让人难以置信。除非纣王从小缺少母爱,对姐弟恋,不,婆孙恋特别感兴趣。
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纣王突然诗兴大发,让手下人拿笔来,在墙上题写了一首淫诗——
凤鸾宝帐景非常,
尽是泥金巧样妆。
曲曲远山飞翠色;
翩翩舞袖映霞裳。
梨花带雨争娇艳;
芍药笼烟骋媚妆。
但得妖娆能举动,
取回长乐侍君王。
如果只看前七句,是没有问题的,坏就坏在最后一句:取回长乐持君王。意思是,这样的美妞,应该在宫里服侍我啊!
准确说,这首诗并不淫,关键在对人类妈妈不敬。
商容一看,吓坏了,马上劝纣王道——
“女娲乃上古之正神,朝歌之福主。……今陛下作诗亵渎圣明,毫无虔敬之诚,是获罪于神圣,非天子巡幸祈请之礼。愿主公以水洗之。恐天下百姓观见,传言圣上无有德政耳。”
意思是您别闹了,赶快用水冲了,传出去让天下吃瓜群众耻笑。
纣王道——
“朕看女娲之容有绝世之姿,因作诗以赞美之,岂有他意?卿毋多言。况孤乃万乘之尊,留与万姓观之,可见娘娘美貌绝世,亦见孤之遗笔耳。”
翻译过来就是,女娲长得太漂亮了,我写这首诗也是赞美她,并没有其它意图,不过说起耍罢了。我赞美娘娘的诗,就是要让吃瓜群众观看打call。
老大都这样说了,大家也就不敢再劝。
此时女娲正在火云宫与人类的三位超级大圣伏羲、炎帝、轩辕吃饭。饭毕回到别墅,一看上面的淫诗,大怒——
“殷受无道昏君,不想修身立德以保天下,今反不畏上天,吟诗亵我,甚是可恶!我想成汤伐桀而王天下,享国六百余年,气数已尽;若不与他个报应,不见我的灵感。”
白话文就是,这小屁孩居然敢调戏我,真是胆大包天!不给他点颜色看看,还以为我是病猫。

于是,她马上驾云到了商朝上空,正想搞点动作,却被两道红光挡住了去路。她一看,明白了:这小子还有二十八年的气运,不可造次。只得忍一肚子气回宫。
但是,她不甘心啊,随即用招妖旙招来轩辕坟中的三名妖怪,分别是千年狐狸精、九头雉鸡精、玉石琵琶精,对她们讲:
成汤望气黯然,当失天下;凤鸣岐山,西周已生圣主。天意已定,气数使然。你三妖可隐其妖形,托身宫院,惑乱君心;俟武王伐纣,以助成功,不可残害众生。事成之后,使你等亦成正果。
这就是封神榜的由来,也是武王伐纣的根源。
从上面看,这纣王的确混蛋,作为封建王朝的老大,商汤的扛把子,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,偏偏对年龄差距如此巨大的人类妈妈动了淫心,这不是找死吗?
但奇怪的是,从纣王后来的表现来看,除了题写那首姑且称为淫诗的大作外,并没有实质性的侮辱人类始祖的行动。
原著中,回到宫后,他拿众老婆与女娲石像相比,个个都丑得不行,于是决定,重新找一个老婆。商容赶紧劝他——
君有道则万民乐业,不令而从。况陛下后宫美女,不啻千人,嫔御而上,又有妃后。今劈空欲选美女,恐失民望。
纣王一想,的确是这个道理,就放弃了这个想法。可见,他并非是不听劝的混子。
在原著中,还交待了纣王作为老董事长的三儿子,是如何被破格当选为商汤接班人的——
有一天,老董事长帝乙带着三个儿子微子启、微子衍、寿王(纣王当时的名号)在别墅凉亭里赏牡丹、烫火锅,没想到飞来阁突然塌了一梁。可见,古代也有豆腐渣工程。
说时迟那时快,寿王一个箭步冲过去,一耸肩竟然将亭子托住了,最终保证了老董事长没有狼狈逃窜丢面子。老爷子一激动,就撕毁了给老大的合同,把寿王扶上了董事长的位置。
纣王也的确没让老爹失望,上任以后,天天加班工作,还努力开拓海外疆土,最终形成了文有太师闻仲、武有镇国武成王黄飞虎,四夷拱手、八方宾服,八百镇诸侯尽朝于商的良好局面。
这么优秀的一个国家领导人,居然去调戏一个妈妈级的神仙;仅因为一句混账话,女娲娘娘就要把一个国家搞死,让千万人陷入浩劫,让几百个神仙命丧封神榜,大家不觉得奇怪吗?
更不可思议的是,要搞死纣王有千百种,女娲为何选最费事最费力,而且受天下人诟病的美人计?
就算你要用美人计,凡间美女多得是,蛇蝎心肠的女人多得很,为何要选三个妖精去执行这个任务?并且执行任务之后还食言了,让她们落得个悲惨下场?就好像某人犯了事,不是派警察堂堂正正去抓他,而是派地皮流氓去搞他,事成之后还将地皮流氓也搞死了。
这实在不像女娲娘娘的作派。
当然,对纣王为何敢公然调戏女娲,网上也有多种解释,集中起来有三条——
1、纣王本身就是大淫棍。
2、纣王当老大久了,忘了自己几斤几两,居然敢不把女娲放在眼里。
3、纣王是圣人后代,觉得女娲不敢把他怎么样。
因为最后一条,女娲的确也不敢把他怎么样,所以只得采取这种下三滥的手段。
真的是这样的吗?当然不是。
大家都知道,《封神演义》是根据武王伐纣的那段历史改编的,而那段历史又是周朝的史官们写的。作为后朝的史官,前朝的历史该怎么写,相信不用老板们教他们吧?
如果仔细看纣王暴虐的那段黑历史,就会发现,与桀王(大禹子孙,夏朝最后一位皇帝)的黑历史非常相似。
1、纣王是酒池肉林的首创者,怎么桀王比他干得还早?

2、纣王宠信妲己,残害忠良,怎么桀王也宠信妹喜残害忠良?

3、纣王发明了炮铬等刑具,怎么一查人家桀王才是原创?

……
同为未代帝君,难道口味如此一致?究竟谁教谁?
几百年来,无人敢说真话,后来孔子的学生子贡忍无可忍,终于开口道出真相——
帝辛之不善,不如是之甚也。是以君子恶居下流,天下之恶皆归焉。
这句话的意思是,帝辛(纣王的原名。纣王是周朝的人给封的,是一个侮辱性的称呼)并不是那么坏的人,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,把所有的坏事,全部推给了他。
历史上的帝辛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

首先,他被动上位,但对敌人却不够狠,最终留下隐患。
正如《封神演义》中所说的那样,帝辛的父亲帝乙有三个儿子,但是,真相却完全相反,帝位不传给老大微子启,并非偏爱,而是帝辛与微子虽然同父同母,但母亲生微子时,还没当皇后,所以微子只能是庶子,而生帝辛时,她已经是后了,所以帝辛成为嫡子。
按照帝祖甲确立的礼制,以嫡长继承制为核心,嫡长子、嫡次子……之后,才是庶长子,所以,帝辛当了皇帝,而微子落选。
微子与帝辛同一个爹妈,而且还是老大,就因为出生时机不对,就没资格当皇帝,这放在谁身上,都不甘心。于是,微子组织一帮人来反对帝辛,其中就包括比干。他们这帮人,是抹黑帝辛的主力军之一。
微子推翻不了帝辛,帝辛对大哥的打击力度也不够狠,最终,微子、比干等人勾结外敌,成了出卖国家利益的内奸。比干被杀,也只是帝辛惩治叛徒而已,结果在小说中成了被纣王挖心的忠良(历史上比干也只是被砍头而已)。

被挖心的比干其实是微子奸党,
在封神中成了冤死的忠良
其次,纣王神经质般调戏女娲,虽被污蔑,也是有原因的。
从帝辛的太祖爷爷帝武乙开始,四代君王一直与神权作斗争,最终,王权战胜了神权,掌握了国家机器。(如果神权战胜了王权,那帝国就成了宗教国家了。)
但这帮“神棍”们并不甘心,他们组成元神教,为达到自己的目的,不惜勾结外敌,成为倒商的急先锋,并造了许多谣煽动民众。污蔑帝幸不敬人类始祖女娲,便是他们造的舆论之一。这就是封神原著中,纣王不知吃了什么药,非要给女娲写淫诗的真实原因。
第三,纣王用的小人,其实是帝幸被迫外请的智囊团,他们为商汤流尽了最后一滴血。
由于微子集团吃里扒外,神棍们野心不死,西周外族虎视眈眈,一时之间,帝辛竟无人可用,只好外请人才——费仲、飞廉、恶来等,而这又引起了反对党、尤其是贵族一系的强烈反弹。费仲,飞廉、恶来抛弃了自己的氏族来帮助帝辛,这在当时是不允许的,这就更加引起了公愤。于是,反对党们便造谣帝幸亲信小心,陷害忠良。这帮外请人才,也成了封神小说中的奸党。
第四、帝幸为何失败呢?当然不是因为妲乙,而是帝国积重难返。
在那个年代,别说女人参政,多说一句话都有可能被砍脑袋,所以,妲己还没那个能力左右帝幸(史上有无妲己,专家们也还在争论中)。真正的原因,是因为帝国传到帝幸那一代时,已经内忧外患,积重难返了。
在解决西部威胁后,帝辛掉头东征南伐,对时常侵袭国家的东夷进行讨伐,经过十年的艰苦作战,虽然取得了胜利,但帝国精力已经耗尽。这时,微子乘机联合周人,出卖帝辛极力掩盖的真相,引导周人乘虚而入,双方在牧野展开大战,史称牧野之战。

由于征讨东夷的主力还没撤回,帝幸只得将所有俘虏投放战场。这些东夷俘虏在战场上突然倒戈,最终导致商汤帝国溃败,帝幸不得已选择了悲壮自杀。

《逸周书·世俘》记载:牧野之战周武王大获全胜,被杀死的商人有十八万之多,被掳为奴隶的有三十三万,这么大的数量不都是军人,还有大量的平民。

后来西周费了三年时间,才好不容易将商汤遗留在东夷的主力剿杀。由此可见,如果不是叛徒使坏,鹿死谁手还说不定。
纵观商周之争,就会发现,《封神》把“成王败寇”展现得淋漓尽致,在小说中,帝幸成了十恶不赦的暴君纣王,就像曹操在《三国演义》中成为奸臣一样,遗臭万年。
但是,抹黑帝幸的始作俑者并非《封神》作者许仲琳,《封神》成书于明朝,而且只是本小说。历史上,从周朝开始,就不断地在抹黑商纣王。
到了战国,诸子们出于证明自己观点的需要,无不“案往旧以造说”(《荀子》),以帝幸为反面典型,来证明自己政治主张的正确。
帝幸干过的事,来个添油加醋;没干过这事?那就集体给他编!
为证明尚贤、用贤的重要,就举帝辛残害忠众以亡国的教训;为证实天道亡国,就制造帝辛“斮朝涉之胫”、“刳剔孕妇”的实例;为证明防微杜渐的作用,就制造帝辛“为象箸”,等等。反正帝辛已是污水坑,大家能想象到的千奇百怪的罪名都加诸帝辛身上已是习惯之举,多泼一瓢污水又有何妨,由此造就了“千年积毁”的商纣王。
宋人罗泌在《桀纣事多失实论》中写道:

“帝辛大造宫殿,建酒林肉池,宠信女色,囚禁贤人,残害忠实等罪恶,与桀的罪恶如出一辙,凡桀的罪,就是帝辛的罪,桀纣不分,这些都是出于模仿。”
看看,文人作起恶来,不亚于夏桀王!
其实,帝幸现象,在今天也没完全杜绝,有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无中生有抹黑对手,利用网络暴力占取舆论致高点,最终把对手搞黑搞臭。
要防止自己不从帝幸变成商纣王,除了自身素质要过得硬外,一定要展现实力、亮亮肌肉,对这些黑子露头就打,而且要像鲁迅先生说的痛打落水狗。不然,等他们站了上风,就成了逃到周朝的微子,或者被杀头的比干,从叛徒一下变成忠良,到处抹着眼泪讲他们的被迫害史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PS:本期第二条推出蜗牛朋友有毛僧写的根据真实故事改写的文章,情节曲折,扣人心悬,欢迎大家前去围观。